Transcript Index

Search This Index
Go X

0:02 - 自我介绍与当初搬到香港的开始

1:13 - 父母职业

1:49 - 香港生活与语言

3:25 - 兄弟姐妹

3:37 - 对香港的最深印象

5:33 - 家庭背景

9:01 - 大学教育背景

14:19 - 大学时候的生活费用

15:17 - 在俄勒冈州的种族关系

18:02 - 搬到休斯顿与认识丈夫的故事

22:02 - 石油工业的工作经验

24:46 - 女儿的出生

25:52 - 俄勒冈跟休斯顿最大的分别

27:53 - 移民美国的背景

29:33 - 休斯顿最初的中国城

31:50 - 房地产投资的开始

37:11 - 对女儿的期望

38:45 - 对自己当老板的想法

42:09 - 数学和分析的优势

44:11 - 女儿进莱斯大学的梦想

46:18 - 园艺种植物的兴趣

49:55 - 在中国教会的社会活动

51:34 - 各种房地产的客户

54:22 - 没有租不出的房子

64:45 - 女儿做生意的新想法

66:37 - Annie 英文名的来源

68:12 - 对房地产小区的要求

70:28 - 当女房地产经纪人的问题

72:44 - 移民美国与对自己身份的定位

77:14 - 华侨的身份

0:00

Houston Asian American Archive Chao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Rice University

Interviewee: Annie Chen Interviewer: Ran Chen Date/Time of Interview: April 14, 2013 Transcribed by: Niky Bao, Ran Chen, Yimo Chen Audio Track Time: 1:28:36

Background: Annie Chen was born in Fujian, China in 1948. Her family moved to Hong Kong one year later upon the founding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fter graduating from an American college preparatory school, Annie Chen came to University of Oregon as a sophomore majoring in mathematics, and met her husband there. They moved to College Station to study in Texas A&M after obtaining their degrees, and Annie Chen enrolled in a master of engineering program on operations research. She obtained Engineer in Training (EIT) Certification during her study. After getting her master's degree, Ms. Chen married with her husband and moved to Houston with him. She started as a petroleum engineer in Cities Service Oil Company in 1973. After six years, she followed her boss, who left Cities Service with a few engineers to join Longhorn Oil & Gas. She obtained a broker license and founded Lyn Realty in 1981. Two years later, Ms. Chen was laid off in the mid of the 1980s Oil Glut, but quickly became a full-time realtor. Her company keeps a diversified business portfolio, specializing in residential & commercial sales, leasing, and property management. Her fluency in Mandarin, Amoy, Cantonese, and English also helped her develop a diversified clientele. Beyond doing regular businesses as a realtor, she helped her clients in various ways- filing tax return forms and insurance claims for new immigrants, sponsoring cultural Activities, arranging hospital visits, etc., which won her the friendly title of"auntie Annie". Now, at the age of 65, she is still working full time, but has been trying to gradually transfer Lyn Realty's businesses to her daughter, Julie Tam. In her spare time, she loves gardening in her backyard, challenging herself by growing all kinds of veggies and fruits.

Setting: The interview centers on the areas of labor and capital to develop a working history around the context of childhood experiences, family life, and daily activities. Much attention is given to Ms. Chen's navigation between work and personal life, and her career transition from an engineer to a realtor. The interview was conducted in Ms. Chen's branch office in Golf Green Condos in Houston Chinatown area. It lasted one an hour and a half and was done in Mandarin. She gave a chronological narration of her life experiences from childhood in Hong Kong to different jobs in Houston. In particular, Ms. Chen gave insights to how a Chinese immigrant could establish and expand her social network. She is a good example of how an Asian immigrant accumulated and utilized her human capital to achieve career success and to live a comfortable life. Key: AC: Annie Chen RC: Ran Chen --: speech trails off; pause

RC: 请问您的姓名? AC: Annie, Annie Chen. RC: 您是在哪里出生的? AC: 厦门,福建。 RC: 厦门,福建,19--? AC: 48年. RC: 但是您pre-interview时说您是在香港长大的是吗? AC: 是,我不到一岁就去香港了。 RC: 当时父母是什么原因就随着建国就搬到了香港? AC: 我们那个时候是共产党来中国嘛。就是很多人都逃难逃到香港去。 RC: 逃难,那等于是跟家乡的很多人一起去的?周边邻居什么也有? AC: 我猜是有啦,只是说,我那时侯才只是一个baby啊,也不太知道。 RC: 那您父母后来在您长得的过程中跟您讲过没有,就是原来的故事啊什么的,在大陆的时 1:00候。 AC: 我只听我妈妈讲说我爸爸是,本来也不愿意跑啦,总之是自己的中国嘛。后来就怕,怕 说人家等一下对他有不利啊,共产党啊。 RC: 您父亲原来职业是? AC: 他是做教授,但是他是政治系的教授。 RC: 在哪里? AC: 我都不懂。好像在南京大学、厦门大学什么的我不太懂。 RC: 您当时住在香港周边邻居是多是本地人,还都是像大陆过去的人比较多? AC: 还是香港本地、广东人比较多。 RC: 那您的国语是怎么练出来的? AC: 我妈妈是不太讲广东话的,是到香港才学的。所以她都是讲国语和厦门话。我们去的教 2:00会也是讲国语的。 RC: 您的宗教信仰是? AC: 基督教。 RC: 好,所以上午要去教堂。 RC: 那您当时在学校是从小学了英语?因为香港当时我知道应该是双语教学。 AC: 对。香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英语。 RC: 但是您在家还是讲国语,还是广东话? AC: 我们在家里跟妈妈是讲厦门话、闽南话,我们自己小孩、兄弟姐妹之间就讲广东话,因 为学校学的是广东话。 RC: 您有几个兄弟姐妹? AC: 一个姐姐,两个哥哥。 RC: 他们都在美国,还是留在了香港? AC: 姐姐现在在加拿大,本来是来美国,后来搬去加拿大。也去过英国一段时间。另外一个 3:00哥哥现在是在Houston,还有另外一个哥哥,是大概7年前脑癌过世了。 RC: 哦这个样子,他们来这边是比您早,还是比您晚吗?出国。 AC: 只有一个哥哥比我晚,其他姐姐和哥哥是比我早的。 RC: 您平常,也不能说平常,就是说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有什么会让您现在特别想念香港的 吗?让您出来之后经常会回忆的。无论是学校啊还是香港的地理位置、还有那些活动啊。 AC: 你可以说我每一次回去是去逛街而已啊,因为香港我现在是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 4:00RC: 没什么亲戚朋友? AC: 没什么亲戚朋友。我们,you know,每次就跑那条弥敦道啊。在九龙,又比较熟嘛。大 家在那条街每次逛一遍,吃一遍,买一遍。 RC: 一般是跟您的朋友还是亲戚一起回去?就兄弟姐妹一起回去,还是就自己回去? AC: 都是跟女儿一起,在那边有时候也有碰到这边香港来的朋友。也有的时候台湾的朋友会 去香港碰面呐。 RC: 那就等于没有定期在香港的family reunion? AC: 没有,香港现在没有人呐。有时候是去亚洲旅行啊顺路经过香港。 RC: 您当时在香港读的学校是私立公立啊还是? AC: 我初中高中是念私立的基督教学校,你要到那个college prep那两年就念天主教--美国天 主教办的学校。 RC: 5:00所以您当时等于英语应该又有一个提高? AC: 对,我们香港到高中跟college prep有的时候上课课本都是英文嘛。你连数学啊,那些都 是用英文教材啊。 RC: 那您当时家庭经济状况应该不错吧?教育上能给孩子最好的。 AC: 就是我妈妈常讲啊,说我爸爸是办教育的,就说也不会发,但也饿不死啊。 RC: 听您这么说您好像跟妈妈关系比较亲? AC: 我爸爸不在香港,因为我爸爸去菲律宾做事的。 RC: 做事,那就不是当教授了? AC: 他是当那个一个学校。这个学校有college那个叫什么,等于president,of 6:00Cebu Eastern College,那Cebu Eastern College是从小学到高中到那个两年还是四年的college都有,好像 两年的college。 RC: So basically your mom raised you during your childhood? When did your father leave? AC: 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那边。因为我爸爸不讲广东话,在香港不能教书,不能办学 校。要去菲律宾,菲律宾是讲国语和闽南话的。华人呐,就华人的教育。 RC: 那您父亲最后回到了香港吗?还是一直在那边? AC: 没有,没有。后来有去台湾,也在台湾,也在菲律宾,两个地方。 RC: 那您母亲呢?后来孩子都长大了。 AC: 她就移民来美国,又去加拿大,因为我有个姐姐,还有那个过世的哥哥都在加拿大。 7:00RC: Vancouver? AC: 不是,他们都在Toronto, Ottawa. 她一直都住在Toronto旁边那个叫Hamilton。一个小 的,比较小的city。 RC: 父母都在那里? AC: 没有,只有我妈妈。 RC: 那您父亲还是留在了台湾? AC: 在菲律宾啦,他很久都没有退休啊,做到很老,一直都在。到后来是好像有小的中风, 身体不好啊那才退休的。但是学校都盖一个宿舍给他住啊。 RC: 因为他一直在那个学校工作? AC: yeah。 RC: 那您等于父母一直是个separate的状态? AC: 差不多啦,也一直是,you know,也差不多可以算是这样子了。 RC: 我发现您一家人work ethic都非常强,您觉得是受了家庭的影响,还是搬到美国来,觉得 美国人work 8:00ethic特别强,才自己受了影响?还是您家庭自己带的? AC: 因为我爸爸他除了教育以外也写了很多书啦,台湾的学校、菲律宾的中文学校都用他的 书。他的书是关于政治的,历史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也有一点他的遗传啦,就喜欢念书,喜 欢写文章啊这些。 RC: 我想这也应该是影响了您对女儿的教育吧? AC: 有一点啦。就说也是希望她念得最好的啦。 RC: 那是肯定。So which college did you go to, in Hong Kong? AC: 香港我是(prep school)。College我是在Oregon。 RC: 您等于undergraduate就去了美国? AC: 那我们在香港念了两年的college prep,我去Oregon,进去就已经算是sophomore的 second 9:00half了。他承认你考英国的那个Advanced Level的exam,所以说去Oregon两年大学 就念完了。Eugene, Oregon. University of Oregon. RC: University of Oregon. Why Oregon? AC: 哈? RC: 为什么Oregon? AC: 哦为什么去Oregon,那个时候教会,我妈妈的朋友很多小孩子都去Oregon,那时候他们 好像对中国,对香港来的学生都有scholarship。就说帮忙,一个带一个,蛮多中国小孩子在 那边啦。 RC: 那也大都是通过教会认识的吧? AC: 很多是。 RC: 数学的话您是一直感兴趣,还是? AC: 是。我一直数学在学校好像在college prep都是第一名的。对数学特别喜欢。 RC: 但是您去Oregon的时候想没想过我学了数学,出来要干什么? 10:00AC: 没有,到那个大学毕业才改念engineering里面的operations research,也是跟数学有 关,只是觉得这样子会不会比较容易找事。因为数学就变得很pure的一直要念到博士,就出 来教书啊,研究啊这样子。 RC: 还是想在private sector工作? AC: 那时候还不太懂啦,不太懂美国的政府什么的。那时候也有考虑念statistics,就是统计 比较容易找事。但刚来美国的中国学生都是为自己喜欢哪一门就念哪一门,没有想到工作方 面。 RC: 当时等于还是比较天真。当时,我知道您女儿在Rice参加的社会活动啊社会团体啊特别 11:00丰富。您当时过来之后有没有cultural shock? AC: 没有,还好,因为在Oregon那个时候也有中国学生,也有一对教授夫妇,他们也在办家 庭聚会,中国学生每个礼拜到他家去啊,所以说还是不会说感觉完全没有中国人啊。 RC: 那您当时去的时候应该大部分都是香港学生吧?应该大陆的很少? AC: 那个时候大陆还没有开放,那个时候是1969年啊。就是台湾的学生比较多。 RC: 会有台湾的学生吧? AC: 有。 AC: 但是台湾学生那个时候要大学毕业才可以出来,所以大学里面没有台湾学生。台湾学生 都是已经在念grad school了。 RC: 12:00那其他的美国学生呢,交流的多吗? AC: 有啊,住在宿舍啦,还是有一点。 RC: 当时您选择这个engineering discipline,当时想到了去oil&gas这种energy sector工作? 还是只是选择了一个engineering field然后和您的数学专业联系得比较紧? AC: 没有,当初我选择这个念engineering里面的operations research,全部是用数学在算, 只是你拿了硕士以后正是oil boom的时候嘛。你有一个engineering degree,每一个油公司需 要engineer,有一个engineering degree他就hire你,所以就train you to be a petroleum engineer。 RC: During your undergraduate years, who financed 13:00your education? Scholarship or your family? AC: Both. 有Scholarship. 我那时候-- RC: 还打工吗? AC: 打。没有,上课的时候没有打工。就放假的时候,暑假的时候有打工。但是那个时候很 便宜嘛,大学没有现在这么贵啊。那我妈妈爸爸也finance一点。所以就是说不是太困难啊, 不像现在,现在比较困难。那时候我们也不需要有车子啊,没有说像现在大家说要开车买 车。有得住有得吃就是了。 RC: 那后来grad school 的时候有没有internship,或者什么的? AC: grad school的时候有research assistantship, 你就交学费,就是交就是跟美国学生交一 样,所以很便宜。那个时候我记得一个月大概拿两百多块,已经够吃够住够学费很便宜,一 14:00个学期才几百块。那时候租一个地方住一个月才八十几块,包水电。 RC: 您是自己做饭吗? AC: 如果住宿舍是吃学校的,自己住就随便弄一点吃。 RC: 当时在香港的时候妈妈有没有教做饭? AC: 没有。 RC: 自己后来慢慢学的? AC: 香港中国父母他们要上班的,都是自己做。 RC: 当时对Oregon这个地方感觉怎么样?跟香港比。 AC: 香港是很大的地方嘛,Oregon, Eugene是比较小的地方。觉得有好像也蛮喜欢 countryside的感觉。 RC: 15:00但是有没有感觉那里的人会比较exclusive?不像纽约啊Houston这种大城市,人比较开 放? AC: Eugene我们碰到的美国人都对中国人很friendly啊,因为Eugene就是个college town,所 以他们也习惯了看这些college的外国来的学生,就是看到你们也笑眯眯的,当时也有那种叫 做friendship family,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family adopt,有时候一个月带你去他们家吃个饭, 还是带你出去outing 。他们Eugene Oregon好像美国family对这些学生还蛮客气蛮friendly。 RC: 16:00那您当时也有这样一个family? AC: 有,有一个friendship family。 RC: 后来还有联系吗? AC: 好像没有啦。还有,好像没有再。离开以后也没有说有说一两封信,也没有说保持。 RC: 有没有任何觉得discriminatory的地方? AC: 没有。我现在想起那个friendship family好像是第一年他帮你安排,到第二年就没有啦, 那个family又去adopt一个新来的学生。所以就没有说保持。 RC: 那就是帮他们settle一下。 AC: 对,到第二年就不是我了嘛。另外一个学生是他们的学生。 RC: So after graduation,您在几个城市周转了一下,还是直接到Houston? AC: 17:00先去college station, Texas A&M University,在那边念graduate school,也是operations research。本来是念PhD program,但两年以后我的advisor,我还记得他的名字Dr. Maya 他 去Iowa。 RC: 就您的advisor去了别的学校? AC: 是,去了Iowa学校,最后还做了Iowa的president。所以他就recommend我去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他自己念PhD的advisor,Dr. Briton,还是什么。我都忘记他名字,就转 去他那边,后来要结婚,所以就give up PhD program,就拿了一个master 就离开了。 RC: 18:00在哪里认识了您的丈夫? AC: 在Oregon, Eugene Oregon。 RC: Where's he from? AC: 他是香港的,本地人。 RC: 在那里认识,然后是他跟您去了Texas A&M 读硕士? AC: 他是在Oregon时已经在念master,所以他是去A&M是念PhD。 RC: 那您当时选A&M有没有丈夫的关系,有没有当时男朋友的关系,所以去了?或者只是您 觉得Program很好就去了? AC: 有,当然有关系啦。不然本来我是本来也申请到去Wayne State University在Detroit,念 那个Statistics的master,后来考虑了一下确定来德州。 RC: 19:00然后就从德州又搬到了-- AC: 我从Austin搬到Houston是1973年。就拿了Master degree就来Houston来找事。 RC: 来找事,当时因为Houston这个oil center的名声已经有了? AC: 已经有了,yeah。So you got hired on the job。我记得我去interview。我去interview industrial engineering的job反而就没有成功,后来就改去interview petroleum engineer 的job 反而hire you on the job,因为他们很需要engineer,you have engineering degree他就 hire。 RC: 当时您是搬到了休斯敦才开始找工作?还是之前就有一些比较想去的公司? AC: 没有,当时是因为我的前夫他在Houston找到工作,他有job 20:00offer。所以,我才-- RC: 跟过来? AC: 临时确定give up PhD program,就拿一个master,搬到Houston。 RC: 现在回想您觉得这个decision怎么样?就是放弃PhD program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AC: 当年是这样想。因为你当初有考虑说当时拿了PhD的话,要找工作不容易在同一个城 市,如果两夫妇都是PhD的话。但是如果,好像我是Master Degree,就是好像当初如果你是 PhD industrial engineering operations research,油公司没有可能请你去把你train成 petroleum engineer,他们觉得master's degree没有那么advanced,可以train你。但那时我 PhD 21:00program的全部课程已经念完了,只差要做research而已,做论文呐。所以回头想也是 有一点可惜,当初妈妈,父母觉得可惜,但是路也是这样走出来的啦。 RC: 当时您前夫是已经拿到了PhD degree? AC: 对。他当时拿到PhD in geophysics,所以他就是work for oil company。 RC: 当时找工作花了多久?比较容易? AC: 找工作找多久啊?很容易啊,没有多久,好像就一两个月,就很快就找到工作了。 RC: 然后在那里干了几年? AC: 在头一家油公司是叫Cities Service,就是现在的Citgo,做了大概有六年。后来就转去, 22:00那时候很多的major oil companies的employee都是给independent company recruit,给你, you know,很good deal,因为independent company很需要也很需要engineer嘛。 RC: Contractors? AC: No not contractor. You still employee。 independent oil producer。我记得当时在Cities Service的时候的大老板,他去这一家叫Longhorn Oil&Gas,一个independent, smaller oil company。所以他就从Cities Service带了一班engineer过去,包括我也带过去了。 RC: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AC: 六年以后大概,1979大概。在那边又做了大概四年呐,到83年的时候,就lay 23:00off了。就 那时候oil price dropped。Independent oil company 最先出问题嘛。 RC: 是,小。 AC: Yea。 RC: 您那几年当engineer开心吗? AC: 蛮开心的啊。 RC: 压力大吗? AC: 还好啊,也是自己有一个sense of accomplishment。那时候很少lady engineer嘛。 RC: Asian更少吧? AC: 对,所以就觉得老板就对你好像 instead of 对你不好,反而对你很好嘛,觉得你是一个 特殊的accomplishment。 RC: 那co-worker mostly white people in America? AC: 年轻的,对。Engineer都是年轻的。那老板比较年纪大一点。 24:00RC: 当时比如下了班Happy hour您会去吗? AC: 没有,没有啊,那时我不大喝酒。 RC: 那平时和co-worker hang out 不是很多? AC: 中午啊,中午出去。那时候oil company大家都赚钱呐,那很多那种service company需 要oil company的business,所以他会常常来带这些engineer出去吃中午啊。那时候我们大家 合起来谁生日,有时候during lunch hour很多get together,after work就比较少。 RC: 当时还没有孩子的吧? AC: 我女儿是1981年出生的。 RC: 那等于是到了了第二个,新的公司。 AC: 是。 RC: 后来没有为了女儿考虑留在家里?就是等于生完孩子照顾完,就又回去工作了? 25:00AC: 没有考虑过留到家里,因为就觉得这样太可惜了。还有我们很幸运,找到一个很好的保 姆,live-in,住在家里,所以就很放心。如果要送出去day care,就会感觉不太妥当。 RC: 您要不要一个break查一下message之类的? AC: 还可以。 RC: 当时觉得Houston跟Oregon,哪里最不一样? AC: Eugene是一个college town,感觉不一样啊。你走路,到哪里差不多都可以用走路的 26:00啊。那个房子也是那种旧旧的,但是很干净啊,就是一个很小的town这样。那一到 Houston,当然跟现在比还不是这么大的城市,但是已经算是大城市啊。 RC: 更喜欢哪里呢?我觉得Houston会比较像香港。 AC: 对,Houston比较像香港。但是我本身不是,就是说也可以啦,两边都差不了多少。 Houston是a lot going on,但是我不是说那种一定要很多很多going on啊,一定要去看show 啊,去听音乐啊,我不一定要这样子。就Oregon就比较少这些cultural的offering。 RC: 有没有一个偏向,还是觉得更喜欢Houston一点吗? AC: 如果长住,还是喜欢Houston。 RC: 资源丰富些。 AC: Yeh。 RC: 27:00这期间您回国香港吗? AC: 有回过几次。 RC: 妈妈来过吗?比如graduation之类的。 AC: 我妈妈是我grad school,是我已经出来做事她才移民过来的。 RC: 移民去加拿大? AC: 先来美国一阵子就转去加拿大,美国朋友那里住一住就去了加拿大。但那个时候跟现在 不一样,那个时候机票很贵啊,不是说每年暑假都回去看家里的。学生一出国就是四年没回 家的。你要大学毕业找到工作才可以买到机票回去的。 RC: 那您等于在Houston工作之后就有sponsorship,然后一步一步移民就是走的正常程序, 还是当时有什么特别的government policy,affirmative action能让你... 28:00AC: 啊你说移民啊,我姐姐是在美国出生的。1938年,那是我爸爸,中国政府给他来美国念 书嘛。 RC: 等于见到了你母亲? AC: 不是。他那时候,中国派他出来念书,两个学生,出来念书。只是他一个人来,但是我 妈妈娘家有钱。 所以我妈妈娘家给她出钱过来,所以他们两个住在Champaign,Illinois。 RC: UIUC念书? AC: 我爸爸是在University of Illinois念Master。我姐姐就那时候出生的,后来我爸爸转去UC Berkeley念博士。这时刚刚就打仗了,所以中国政府就说把他叫回去了,没有再给他念书。 29:00所以我们那时候就是我姐姐申请我们兄弟姐妹移民的,也是她申请我妈妈移民的。 RC: 那您和您丈夫平常去Chinatown之类的多吗?比如您的社会活动是以教会为主,还是您 的co worker,工作的圈子为主? AC: 刚来Houston的时候没有什么Chinatown,直有那个旧的,在downtown东边那个 Chinatown。那一边当初也在那边的也是那种广东移民已经来了好几代的在那边。我记得那 时候好像刚刚有两家中国餐馆有点心吃,哇都排队。那个时候我们有去刚刚那个Houston 30:00Chinese Church。我们那时候也有去那一边。中国学生,从A&M,UT反而比较少,A&M很 多grad student来Houston,所以他们也有时候有些聚会,get together。 RC: 像新年啊感恩节这种? AC: 对,都会有get together这些Chinese family。 RC: 春节您还庆祝吗?还是比较偏向西方的节日,像Christmas,New Year? AC: 那时候没有庆祝那么多,是后来开了顶好。后来就从旧的Chinatown开了顶好,那就越来 31:00越多的中国人来啊,再后来越南人也来,越南移民啊,难民啊跑来一大堆。所以说才越拉越 多这些Chinese celebration。Chinatown才越来越发展嘛。等于Chinatown其实是又有中国人 又有越南人嘛,都混在一起这样才有越来越多活动。 RC: 去得多嘛您? AC: 我平常就有的时候,因为我不是那种非要跑到Chinatown买菜呀吃东西的,因为我也习惯 去美国的supermarket啊,也喜欢吃别的国家的cuisine呐。 RC: 就是您在被layoff之后是怎么想的,就是将来怎么办? AC: 呃,layoff以后那时候根本也没再找油公司的工作,找不到啦。所以刚刚有一个,我1983 32:00年lay off的时候,那时我1981年的时候有考了一个real estate broker的license主要是为了自 己投资啊。我跟我的前夫那时候自己买投资,有个license可以自己赚自己的commission。 RC: 当时动了这个心思,我知道oil company普遍赚得比较多,是因为看别人这么做,还是自 己,这投资意识哪里来的? AC: 中国人就是买投资的房子嘛,中国人就喜欢房地产,就是买房子来出租啊,以后就越来 越多,好像有这种习惯。所以那时候就layoff以后,因为我有license,还有刚刚有个机会有一 33:00个认识的几个人他们刚开了一个building company。中国人跟美国人合伙,他们开盖房子。 因为那时候,layoff开始时候,building还是booming嘛,real estate是left-behind一点。所以 那时候就go into real estate。也在那个公司也帮忙做他们的controller。等于我有数学头脑, 所以我做accounting就没有问题嘛。那就帮他们做账啊,那也一面做房地产,做real estate。 结果就等于改了行了。 RC: 这个从lay off到进新的小公司用了多久?有没有一个中间什么都没事干的period? 34:00AC: 没有,因为那时候也很快就已经开始做了。 RC: 那想没想过再回oil这一行?就当时做上了real estate时,是不是觉得很喜欢,要做下去? AC: 第一就是再回去petroleum engineering不容易,他后来再请的可能是新毕业生呐,所以 就...另外做real estate也是有一点flexible hours。那时觉得有时候女儿她有什么program啊, 你也可以带她,女儿生病的话你也可以在家里啊。比较没有说在做company的restriction 35:00on schedule。 RC: 也有经济方面的考虑吧? AC: 我出来做房地产,不错,我就是很用功的做,有一个steady income。因为我一开始就很 注重property management这个等于是一个fixed income,等于base salary。另外再做买卖 啊,就是你的bonus,不像很多realtor只做买卖啦,没有买卖的时候等于吃西北风啊,没收 入。还有那个时候也很注重做rental&leasing,you know,instead of等一个big deal,或者一 个大的commission,做rental&leasing赚少一点,但是你keep having an income,所以我觉 得我走那条路,比别的realtor,你知道很多别的realtor做了一阵就说不够收入啊,但是我做 36:00management加leasing,on top of sales,所以一直有个steady income。 RC: 您是在这个期间和您前夫分开的? AC: 对,做了real estate以后。 RC: 能不能稍微分享一下大概原因? AC: I'd rather not talk about it yeh. AC: 您女儿现在也在做这一行业,她看到您干这一行就比较感兴趣,还是您曾经劝说她做这 一行? AC: 从小她都是念private school都是要自己接送,她又去很多活动啊,学芭蕾舞啊,中文学 37:00校,所以她一直开玩笑说她是在我的车子里长大的。We are together a lot of time。那所以她 都有看到我做房地产,所以她有这个兴趣,还有第二我们现在这个公司也已经发展到我们管 理的房子都快有两百栋了,就是说我们的property,clientele,就觉得这个生意如果我老了, 退休了,不做也是很可惜。我并没有说要求她,但是她自己也是想,you know,she should consider take over我的company when I retire。做房地产的就永远不需要100% retired。很多 realtor做的很老还是继续做。就是you can slow down you know。 RC: Have you been slowing down in recent years? AC: 没有啊,还是full time。因为我们的生意只有越来越好,因为越来越多人买investment, 38:00property交给我们管。 RC: 就是为了invest才去买房子? AC: 对,因为我们也管理房子,所以investor就有这个方便嘛,跟我们买了房子我们就帮他们 管,他们不要worry,所以我们生意只有往上没有往下。所以我的work schedule,you know, crazy。慢慢现在希望说可以可以slow down一点呐。 RC: 当时从一个engineer,真的是别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到做房地产这一块,需要很 多initiative,有没有觉得当一个entrepreneur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AC: 有,当然有。虽然是自己做老板,你的客人等于都是你的老板呐。They dictate your time。打个电话来要什么,好像你管理一个房子,你的房东也是你的老板,你的tenant也是整 39:00天来吵吵吵啊,只是你自己要可以应付他们呐。 RC: 自己是有一定主动权,但是还是客人是上帝。 AC: 你自己时间是你自己安排,但别人也是来要你的时间呐。但也是一个challenge,你自己 要感觉要把这个生意做出来,就是不give up,一直做一直做。还有我那当初是说也是抱着一 个薄利多销这样子啊。 RC: 是做engineer sense of accomplishment比较大还是自己出来干更有成就感? AC: 40:00想回去就是说做engineer也自己觉得有成就感呐,you know。但是也没有后悔说没有回 去做啊,因为路就这样走出来的嘛。 RC: 我是想去问,你出来做房地产以后,就觉得做经济和做engineer的自我成就感,self achievement? AC: 两者差不多都一样。一个是觉得 academic achievement, 另一个是觉得我把生意做起来 了的 Achievement. 因为我们做管理也是 involve很多就是 accounting, 数学方面的知识也是有 用,不是光去卖东西啊。因为你做管理呀,人家投资呀,you are looking at a lot of numbers, 也有这些感觉,不会说念得东西完全没有了,都丢了。 RC: 41:00包括您这一路从教育一直到工作,有没有,尤其 in terms of numbers, and mathematics, you as an Asian from Hong Kong are more advantaged than local Americans? 比如您提到 在 EIT exam 拿到99 percentile, while some other engineering students might be far behind you? AC: Yes. 那个时候我记得我老板很看重我,我不是一个strict engineer的degree学生,因为 operations research is more "math" than engineering. 但我去考这个比那些 engineering degree 毕业的学生,他们有的考两次才过啊,有的考七十几 42:00percentile。 我不知道是不是念 数学的人考试比较有 advantage, 就是你的头脑就是比较有个advantage,因为 engineering involves a lot of calculations, 很多 quantitative analysis. RC: 那您还是觉得主要这方面的优势是来自您的数学专业,rather than your strict college prep, and also your education in HK? I mean, HK's education in middle school, high school are stricter than those in the U.S.? What factor would you attribute more to your success? AC: 有影响,因为香港的学生都很严格,竞争。好像我记得考试的时候就一直要考第一啊, 最高的分数啊,straight A 啊,that's why 43:00在美国的中国父母,亚洲父母也是一样,要小孩子 都考 straight A 啊,要考第一名啊,就是这个原因呐。 RC: 那您呢,对您女儿的教育中呢? AC: 也是。那个时候也是很重要啊。我不是逼她念书,也是多方面的啊好像她去学芭蕾舞也 一定是要去最好的学校学啊,不是去那种普通的老师,随便跳几下。要学的最好的。有什么 比赛,好像她那时唱 opera 比赛也要给她最好的训练,去比赛要前三名啊。所以说都是有影 响的。 RC: 您觉得是在 push 您的女儿还是她自己本身是个好强的孩子,对自己比较严格? 44:00AC: 她自己很好强,自己。还有,想回去那时也是一个梦想,要给她进 Rice,因为那时他们 说 Houston 的学生进 Rice, you can only dream。 很不容易。每一个 Houston的高材生都想 进 Rice, 但是Rice一定要收的学生不能全部收 Houston 的学生,所以Houston的学生竞争反 而比外州的更不容易进Rice。所以那时候好像小孩子在念high school的时候,从小学到high school 的whole program is geared towards进Rice。 所以有些前辈就说,哦,每一个小孩子 都可以学弹钢琴哪,学芭蕾舞啊,这些对 Rice, 就是对好的大学来看,就没有特别。所以那 45:00时候就给女儿去Ballet Academy, 因为这是一个professional的ballet school, 所以她就会有特 别的训练,就好出来对考去好的大学,人家会觉得this is a good accomplishment啊。那好像 她出去比赛,做 volunteer work, 都try to make a difference from a regular student, 要特别 outstanding。 RC: 我想这个跟您原来的经历也不太一样?亚洲学生应该是比较偏向于academic performance。 AC: 对。他们很多就不知道说好的大学收学生的话是看六样七样的accomplishment呐,包括 你特别的天才啊,你的volunteer 46:00work啊,就是其他这些。他们不喜欢只会念书,只拿 straight A的学生啊。 RC: 我知道您女儿跳芭蕾舞,然后唱歌非常好听,然后sports也很好。那您平常有什么 hobby, after work? AC: 我自己呀?还是她? RC: 您自己。 AC: 我gardening, 我可以说我是一个family gardener, 蛮successful的。我听听人家,自己研 究,not a big skill, 但是我什么都学懂,就是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我什么都种过,everything, weird things 都可以种出来。好比种竹子啊,种花生啊,种姜啊,you know, 不是普通的 standard 种 tomato 啊 pepper 这些,像甘蔗啊我都研究。You know, people told me how to grow 47:00something, 我就去 try, small skill 所以这就是我的hobby啊。也是对身体健康也很好 啊。 RC: 多久了? AC: 我做 gardening 有十几年了。现在越做越好,慢慢improve啦。 RC: 您在Houston住的经历能不能描述一下,先住在哪,搬了几次家什么的。 AC: Houston,那是就住在西北,习惯了西北就一直住在西北,所以我那个家是1985年, 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年了,就一直住在那一边。 RC: 之前就是73年过去到85年住在......? AC: 也都是住在西北。来Houston大概和前夫住了一年的apartment, 你知道,是中国人马上 就买房子,那一直是住西北,you know, 48:00那我现在office, 西北的家也是我的main office, starting point。 你要在 chinatown, southwest这里的branch office这边也有一个 condominium, 两边都可以住。 RC: 您在Houston西北那边的房子 neighborhood是怎么样的? AC: 是一个middle-income,you know, 一个可以说是middle income的, you know, neighborhood。我们那条街也是 United Nations. 我的邻居也有巴基斯坦,印度,越南,东方 49:00人,墨西哥人,美国人... you know, 不同的人。 RC: 属于 professional, business people, or...? AC: 我不太知道,但是住了二三十年的也有啦,有的都退休了。 RC: 那应该属于比较成熟的社区了? AC: 我们还好,我们这个学区保持治安,和管理得好。我就是说每一个区最要紧得就是大家 要守规矩。如果大家不守规矩,房子弄得乱糟糟得,你要弄得满街好像很乱,到处是垃圾, 你这个neighborhood就run down了嘛。不管住的人,就是大家把这个 neighborhood keep clean, 就把这个neighborhood keep up。 所以我们那个 neighborhood 差不多三十年了,也 都还好。 RC: 那您平常参加 community activity多么?比如您教堂是去Houston Chinese Church? AC: 50:00我是去中国教会,Houston Chinese Church, 他们现在成立了一个广东部门,讲广东话 得。所以我就在那个部门帮忙。 RC: 平常有volunteering activity吗? AC: 没有volunteer太多时间,就去, you know, 礼拜天去教会我们有一个 Cantonese family fellowship团聚。我另外的客人,real estate的客人都变得是我的朋友,反而这方面 volunteer 很多,因为有英文不好的,有报税啊,有看医生啊,去医院啊,小孩子教育啊,或者去法庭 啊,I always去帮他们translate啊或者给他们意见啊,帮他们做。反而在我这一方面我做很多 51:00community work. RC: 这个我特别能理解。我和我爸妈刚刚搬去温哥华的时候,也是我们房产经纪人帮我们很 多。但是您的客人群体有没有一个变化,比如您八几年刚开始做的时候,内地的客人会比较 少吗?客人身份变化有个不同的趋势。 AC: 是,但因为我有一个 advantage, 因为我会将广东话跟台语啊,我的客人就不会limited to 好像香港来的,因为我会讲过于,好像我现在有很多客人是北京来的,什么东边啊,上海 啊,这些客人都有。另外我会讲台语,有的台湾来的人也跟我比较亲切,所以我有很多台湾 的客人。Definitely这是一个advantage啊。 RC: 52:00那其他地方的人呢?白人,美国本地人......? AC: 哦也有,那个也有。我也有,you know,我做rental, customer的profile就什么人都有。 我认识人也很多。所以有时候,你做从小事.......rental啊leasing啊,property management... 你认识的人就更多嘛。你买卖认识一个人就只有一个人,如果你......我们下面现在比如180几 个房客,landlord没有一百八十几个,有些人own more than one, 所以你就有这么大的 client base, 在跟他们,you know,帮他们忙哪,跟他们来往啊。所以就是很大一个circle。 RC: 那大概客人比例是怎么样的?比如白人跟Asian? AC: 53:00呃,我想东方人还是比较多一点,大概三分之二。如果以landlord, investor来说大概是东 方人比较多啦。那tenant来讲是什么人都有啊。最近我发现好像很多外地,像Nigerian呐,也 很多,很多移民过来。我们发现现在客人,租客里面很多Nigerian, 所以也学懂了怎么跟他们 deal, 他们有他们的国家,他们比较不一样。 RC: 其他Asian countries比如Vietnam, India, other....? AC: 也有,因为我的agent里面就有一个越南人嘛。所以那些也有。 RC: 听您说来最近生意是做得很好,可是最近不是有economic 54:00crisis, 有影响吗? AC: 你说 real estate啊? RC: 对。 AC: 我们的生意是一直在往上的,没有往下。因为我们,如果你,real estate不好的时候,有 的人就说 it's time to buy, 便宜吗,很多 foreclosure。 他们就买了,那我们,我常给人家 讲,没有租不出去的房子。你会管理的话,一定租得出去。我们的management方面也是一 直是 stable 的。一直增加房子,但一直 keep it full 的。但买卖好像你, real estate不好的时 候,foreclosure 多,就多点人来买,最近好像 foreclosure比较少的,价钱提高,Houston 的 job market越来越好了。有时候买房子反而要用抢的。所以我们的business可以说是这二十几 55:00年只有慢慢往上。但我们也没有说像有的real estate company在booming的时候买卖得很 好,in a way 他们说我们做 property management和leasing, 就sales方面会帮我们拉低了一 点,因为我们也只能做这么多,但是我们就 stably, gradually going up。 那有的 real estate 好的时候很好,坏的时候很坏,所以很多real estate company,很多realtor就bankrupt了, 就是这个原因哪,因为他们没有一个 basic, you know, income。 RC: 我想您的这个 business strategy是不是保持一个比较平稳的发展,没有大起大落,所以 也会受周遭经济情况影响比较少? AC: 对。 RC: 当时这个公司是怎么被 financed? 是大家凑的钱,还是借了贷款? AC: 56:00房地产来讲你是不需要investment if you know how to do it right。 That's why my home is always my real estate office。 你可以从家里做,而你就主要是跑出去跟人家见面哪,带人 家做什么。就是你有一个home base,有一部车子,就可以做 real estate。当然也有很多人 要 set up an office啊,去租一个 office 啊,在shopping center or office building 啊,去什么 什么......那就是一种冒险啦,那一种you invest a lot. 如果你失败就失败。我这种 not much investment 就一直做下去...但我们也一直保持,我们没有employee, 需要的话就是写parttime help, 你要全部的agent就是 independent 57:00contract,就他们自己做自己的.....most of my agents, majority are part-time 他们都另外有一个工作,我也不会说需要感觉有压力。 RC: 那您比如 co-worker或者agents还有您一些 business partner还是Asian比较多吗? AC: 对。我们有一个 policy 就是我不要现在 of course there's lots of 100% real estate company啊,他们就...你来我这挂牌啊,你拿100%,但是你每个月付我一个钱呐,那你要自 己买那个 commission liability insurance啊。但是我一直是保持一个conservative, 我收的 agent, 都是我认识这个人,知道这个人是可靠的,我不要外面走进来一个agent说我来你这里 58:00挂牌。因为如果agent犯错的话,broker也是要罚的,甚至连license都没有掉。 RC: 那等于现在的发展都是基于您本身有的business network? AC: 对。但 you know, maybe好像我女儿常讲,比如Martha Turner你就是开一个 office, 你就 招兵买马一大堆,做广告,收很多customer进来,那你就买保险嘛。But I feel my business model就是说我.... is more like a family style, 就是 referral, 我不要那种不认识的....就是我们 的客人哪,买卖的客人也都是 referral, 不是从外面就这样走进来的。有时候这种就给人家告 的几率比较大,liability比较高。 RC: what's your source of referral, your existing clientele and maybe your church and your friends...? AC: 59:00Actually,都是从我的clientele一直这样refer的,我常跟人讲我可以画一个family tree, 从 我头一个人哪,很多的 referral, 从我的第一个客人下来的,几百个客人都是从...我在教会, 我不去教会找生意的。 RC: 但是他们找你你肯定不会拒绝。 AC: 对。他们又是找我,但我不会在教会一直告诉人家。因为我觉得去教会不是在那边找生 意。有的人不是,有的人去教会就是为了去找生意,到处 business card给人家,到处给人家 讲..... I don't like to do it that way。 好像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clientele带来的,就是因为做 client, 那因为我对他们服务好啊,不是光卖了房子就拜拜啊,我还....比如小孩子租车啊,生 60:00病,连有时候他们去decorate房子啊,you know, 都是有我帮他们忙。所以他们也介绍。当然 rental, leasing方面呢是有很多walk-in呐,但是买卖的话,这些 clientele,这些investor都是 一个介绍一个。 RC: 那您现在朋友圈也应该不少是从您的客人里的? AC: 对。朋友圈,客人变好朋友很多。就是有一次我就是Texas Real Estate Magazine有一 个访问realtor, 有一次访问我,就说 I do more than a realtor normally does。 好像除了买卖 房子以外你还帮他们做翻译,帮他们做 income tax也有,帮他们,因为在 H&L 练过income tax, 拿了 61:00license。还有帮他们有需要去医院啊,找医生啊,去法院啊,都帮他们做过翻译 啊,帮他们忙。 RC: 你感觉这么做的动机,就我理解是一种community service...that you help others around you, and yet it really benefits your business? Do you have any special consideration in doing those, or it's very natural. AC: It's very natural. 就是你好像也想做一点好事情嘛,you know, 做一点善事,你是基督徒 也应该帮忙人家嘛。当然一个 byproduct, 就是人家也感谢你啊,人家都会再介绍生意给你啊 还有有的一起吃饭啊,还有的找我一起买菜啊,就是,you know, become friends. RC: So you are also in the realtor association you 62:00mentioned in the questionnaire? Houston realtor association? AC: 哦那个mainly for professionals, 我没有说很active的去involve。 RC: 那这种 professiona 的,您这种行业里的networking您有什么参与嘛? AC: 我没有去和别的realtor参加这些network。 因为我觉得很多 realtor, they don't work like me. 他们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好像很多中国人,很多亚洲的realtor。 我去到那边就觉得感觉 他们都是做生意。我觉得我这个不光是生意,我这也是一个big family。所以我很多客人呐, 有的都叫我Annie阿姨啊。都是从客人开始。现在都叫我 Annie 63:00阿姨叫得很亲的,很亲切的, 就说我都感觉,you know,就好像我女儿不在 Houston 的时候很多这些年轻的客人都回来问 Annie 阿姨怎么样啊,Annie阿姨我带你吃饭啊什么的,就是说从client变成一个好像一个好 朋友啊。 RC: 您的 competitor里面,Asian broker多么? AC: 蛮多的。 RC: 我想也是从中国来的客人多了? AC: 但是他们的,就是我们也会co-op,也会碰到别的中国人的realtor也会有。亚洲的,不一 64:00定中国,亚洲realtor都不碰到。当然也碰都很多老美的realtor。现在很多老美的realtor,外面 也很多认识我的,见过我的。好像我女儿去次参加一个 open house,是Martha Turner。 去 到那边,人家"Oh, Annie Chen, we know her" 我们有跟他co-op过,说我都没想到这么大的 公司,Martha Turner的人都能认识Annie Chen, 所以现在也就是很多跟这些老美的realtor来 往。现在我女儿才发现呢,跟很多人dealing,很多人说Oh you are a broker, Annie Chen, we know her。 反而我都把他们忘掉了呵呵。 RC: 那您女儿是更 American 的,您期不期待她的加入会慢慢加进美国本地的客人? AC: 会。她还会比较high-tech的,什么都要computerized。 RC: you prefer a 65:00more traditional way of doing business? AC: 是,我还是traditional。她做 online banking,我真是.... you know,我不习惯。我都还是 old fashioned way。 那我的客人都常开玩笑,说你去high-tech我们反而可能不太习惯,你 keep it old fashioned way 我们很习惯呐。 RC: 那您可能客人年龄群也稍微大些吧? AC: 哦不一定哦,现在,最近很多年轻的客人呢。 RC: 觉得跟他们交往有什么困难吗。 AC: 没有啊,我都说年轻的客人有很多都变叫我阿姨啊,很亲切。 RC: 您现在是跟您女儿做生意是慢慢在分开了两个分支还是在一起合作的? AC: 没有,是一个 Business Partnership,当然她也意识说妈妈年纪大了以后可以少做一点 哪,you know,完全退休是没有那么快的,没有那个可能啊。但是就说完全是合作了。 66:00RC: 不想退,还是退不了。 AC: 不想退啦,也不需要完全退休嘛。 RC:房地产也没有必要完全退休。 AC: 还有旧的客人打电话来还是要找到 Annie 嘛。所以我女儿有时候就 frustrated, 这些人就 说要 Annie, 一定要找 Annie,她说我是Annie的女儿也是她的 partner & agent,can I help you? RC: 哈哈不行,还是要妈妈来。Annie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取的? AC: 我们从小就有英文名。因为我姐姐再美国出生就选了Anna嘛。所以我妈妈就不像普通中 国人的父母说只取中文名字。她就选了 Anna, Annie 这样.... 好像中文两姐妹要差不多这样 子。 RC: 哦这样。那您现在是哥哥在休斯顿? AC: 大的哥哥在 67:00Houston,对,小哥哥去世了。 RC: 您和sibling之间来往多吗? AC: 有啊,我们现在有reunion哪。我们差不多每年起码有一次,有时候两次,在加拿大或者 Houston这两个地方reunion。尤其你四个不见了一个就更觉得大家要get together more often。 RC: 您是有一个女儿,他们的家会更大些嘛?有好几个孩子?您哥哥? AC: 我哥哥嫂嫂没有生小孩,我姐姐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在要儿子女儿之后, 我姐姐有个孙女,她的女儿最近 adopt了两个女孩子,两姐妹。所以我姐姐现在有三个孙 女。 68:00RC: 那应该很幸福。平常您作为一个realtor对于neighborhood的要求是什么?除了您提到的 要守规矩,保持clean。 AC: 我不是很active在我的neighborhood 去..... 有时候我看到neighborhood就比如谁对面一 个房子那个主人过世了,后来卖不掉就变成 foreclosure. 后来那个树,草都很乱,好像垃 圾。我女儿就一直打电话去neighborhood complain, 他们就说这个 we can't do anything因为 这个人走掉啦,什么什么。后来我们就complain到county去,因为county有这种 keep neighborhood clean...如果这个房子这么脏就会有危险,会有什么老鼠啊,蛇啊,病啊,臭味 69:00啊,所以就说后来involve那个county,那个county好像就you know, 周围work together,找 人家出来全部清掉,起码外面要全完清干净。那现在最近房子又卖掉了,有新的主人进来把 里面也清理了,所以说我就是这样子而已,但是我没有说actively--.反而在我的office这个 Golf Green Condo,我是这边的bought president啊。所以在这边我反而很involved,好像我 们的condominium每个月有那个association dues,我就很involved to keep it down, 不能一直 增加。那我们里面该做什么的事,都要经过我来approve这个budget。所以我在这边involve 70:00反而比在那边,我自己住的那个house的neighborhood做得更多。 RC: 您在房地产这一块作为一个Asian woman有什么特别的不方便的地方,或特别的困难, 比如dealing with counties, agencies? Any problem, or you feel quite comfortable? AC: I guess是你自己怎么感觉了,当然有的时候.....landlord反而比较不会,是tenant有的时 候会欺负你,因为说你是一个女的,亚洲人,所以说你要,you know, put them into the right place。 你如果英文好的话,你就说可以跟他理论,不是吵架,你跟他理论。还有就是你懂得 property code,有的会有好多要求,还有比如你的冷气不好我要去住旅馆,那你就要跟他 71:00讲,this is not part of the property code, 我们有固定的时间可以来修,不是说一个晚上没有 冷气就要给你钱去住旅馆。因为我们有经验我们知道怎么来handle,当然他们也有try 你,大 声叫啊,欺负你,但是你put them in right place。 I know what I'm doing。 RC: 您在休斯顿住了39年了,应该很习惯这里了?还想香港的生活嘛? AC: 没有,我还是觉得美国生活比较自如些。一回到香港真的是人多,空气不好。回去是这 样,玩哪,去跟人家挤啊,去shopping啊,吃啊,好像是蛮好玩的,但长期好像在香港这样 子 I don't think我可以survive这么好。 还是美国比较,you 72:00know,美国你是relax也可以啊, more flexible. RC: Why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did you decide to come to United States? AC: 因为我姐姐十九岁的时候就回来美国念大学,她是美国公民嘛,美国出生的。所以她当 初已经来美国了,所以我们当初就说早晚也是一个一个要来美国嘛。 73:00RC: Would you identify yourself as a texan or American, Hong Kongese or Chinese?您对自 己的身份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嘛? AC: well, 我有时候说我好像一个??因为我是大陆出生的,所以你到香港,香港不承认你是 香港人呐。说你现在来了美国,算是美国公民呐,但是你还是中国人,所以有时候我觉得说 反正...在美国也住得很好啦,也算是美国人啦,但是香港是长大的地方有时候也想回去看一 看啊。中国来讲,从前我对中国等于完全没有印象嘛,不到一岁就过来。But现在因为中国开 74:00放了,我回去中国...我去过两次,每次回去一两天而已,但因为这边很多中国来的客人呐, 所以好像对中国慢慢比较有亲切感呐。哦有,我还有一次去上海,去几天。所以,我就觉得 自己好像是哪里人都可以。 RC: 那您是觉得keep a cultural identity not very important? AC: 没有... 对,而且我也没有觉得在美国住,感觉给人家,就是don't belong here。 我觉得 我很belong here。 RC: 那您有没有什么family tradition or holiday, or food, that are special things you keep in your family? AC: 也没有啦。好像过年,过年还是会过年,但是美国人的圣诞节啊,Thanksgiving, Easter 我们也过啊。所以就,我觉得现在自己好像是两边人啦,两国人。 75:00RC: 但是你为了您的生意跑中国或者香港跑得不多吧?主要是为了休闲,玩? AC: 不是说特别为了生意,但是去香港去中国去台湾,也是碰到很多客人在那一边。好像去 上海是因为有朋友在那边,说去看那个世博。那是在那边也碰到自己的两个客人呐。就是说 也不是碰到,就是跟他们讲,所以他们也会招待我。去台湾也是很多是我的客人也招待我 啊。就是每一个地方都是因为有一个朋友你去。但是去到那边就会也跟你客人见面哪。 RC: 看来您真是语言方面的资源让您客人群体扩大了很多,台湾客人应该是因为您讲闽南 76:00话? AC: 是这样,所以有时我跟台湾客人出去,他们在讲台湾话,以为我不会听,我都先给他们 开玩笑说你们不要讲什么啊,我都会听。 RC: 您在客人方面有什么偏向吗?一般哪边客人比较好打理.....哪边客人就麻烦些? AC: 没有特别....从前是,好像我一个partner,也是agent啦。他自己是华侨。他常常说华侨 人比较厚道,比较好。那我也有一点点感觉,就说华侨好像.... RC: 您怎么定义华侨? AC: 就是你是中国人,但是不是在中国,台湾或者香港长大的。你在新加坡,你在菲律宾, 77:00你在越南....那我觉得是好像华侨有比较厚道一点。我自己的看法是因为他们华侨寄居在别人 的国家,他们就觉得我们自己中国人要合作一点嘛,不然就更给人家欺负了。所以可能有这 个原因华侨,大家会比较合得来一点。中国人.....但我现在慢慢也没有,就说不是一定啦,但 是我另外这个agent,她就觉得华侨真的是比较好应付一点哪,做买卖,做什么都厚道一点 啊。但我自己没有说特别,有一点啊,不是说这么extreme。 RC: 我知道您女儿特别喜欢旅行,去了好多地方,那您呢?我知道您忙,但是平常traveling 78:00for fun somtimes? AC: yeah 我喜欢去看不同的地方啊,去看不同的国家,参加那个旅行团啊,好像我那个大哥 哥他喜欢自己去那里玩呐。好像去伦敦,就在那里住下来一个礼拜,自己慢慢玩。我就不是 这样,我喜欢参加旅行团。反正这样到处看一看.....不过回来也是,我那个小哥哥从前讲,出 去玩呐回来都忘记了看过什么。就好像你去欧洲就是到一个地方去看那个church啊,是回来 你也忘记哪一个church哪一个什么。那你好像去亚洲玩到哪里就是看庙,就算泰国也是啊, 就算去了香港,澳门也都是看庙,所以又是过了以后你都忘记哪一个庙在哪里,样子什么样 79:00也都忘记了。当年我也很喜欢吃啊,到每个国家去吃吃他们不同的食物。But现在我看 Houston chronicle有一次登一篇,就说,在Houston,就等于travel around the world,吃方 面。因为Houston 什么国家的食物都有啊。就算最小的国家,Argentina,Russia之类的特殊 的食物在Houston也有啊。 RC: 那您平常在家做饭做得多,还是在外面吃得多?如果做的话,是 chinese food? AC: 我weekday都是自己做饭做的多,因为比较健康,但做的我不是只做....我的等于是 fusion呐,什么都有。 RC: 那还是,应该听自如的。听您这个意思是一点step 80:00down的想法都没有?还是就是看自己 能继续做多久。 AC: 我也想多一点,relax多一点时间哪,好像现在我是一个很喜欢做.....我常跟人讲我 second job是farmer,我的hobby就是farming, gardening。 有时候我也是很frustrated, 在 gardening的时候电话一直响,一直听电话那你就interrupt我的gardening, 等一下又赶的时 间,又时间到了要去appointment啊。所以有时候我也想说最好能半天没有人来吵我,可以好 好做我的gardening,也有想这样子,但是也没办法,慢慢来啦。

81:00